2021.12.09

2021年,文旅行业学会与疫情共存了吗?

文章摘自《酒店高参》

失控与监管


       2020年以来的疫情使酒店业的集中度进一步加强。以锦江、华住和首旅如家为首的酒店集团继续跑马圈地,不仅在签约和开业数量上激增,对三四线及以下下沉市场的覆盖工作也十分细致,使酒店连锁化和品牌化成为行业不可逆转的趋势。


       但这一年,酒店也被频繁地被推上风口浪尖。除了老生常谈的经营压力和酒店人才的紧缺和流失,客人在入住酒店时遭遇裸男闯入、酒店客房内暗藏摄像头,和高星酒店卫生乱象等问题,持续登上社会新闻头条,也让消费者和投资者十分不安。


       在相关酒店被监管部门开出罚单,或面对曝光不得不出面道歉之后,事件终于得到平息,而这些酒店业痼疾能否得到妥善解决,似乎只有通过时间才能得出答案。




       相比酒店业,同处住宿行业的民宿业就没有那么幸运了。8月底,就在北京环球影城开业的前夕,应政策对民宿短租房“六证”齐全的严管,北京范围内的民宿全线被下架。据悉,北京民宿市场整治一个月后,民宿平台上再难见到独立个人运营的居民房房源,很多有实力的连锁民宿品牌,也正在将业务重心转向南方。


       不过,新政策的出台在加强管控城市民宿的同时,乡村民宿等业态也迎来新的发展机会。如今,游客不再满足于走马观花的打卡式旅游,更青睐沉浸式的深度旅游。乡村民宿丰富的住宿产品、生动的场景、沉浸式的体验,让乡村民宿的发展愈发成熟。


       途家数据显示,平台上半年国内乡村民宿房源总量超过63万套,累计接待超过310万名房客,为乡村房东创收超9亿,同比增长超16%,相较2019年增长超2.9倍。乡村民宿以其独特的自然风光、文化风情、慢生活体验等正受到市场热捧。今年红色旅游线路、亲子爱国教育主题旅游产品也直接带动了乡村旅游和乡村民宿的发展。




熔断与抄底


       今年,在全国严格执行跨省旅游经营活动管理“熔断”机制的前提下,每当各地发生零星疫情,首当其冲的便是旅行社的跨省团队游和OTA的“机+酒”业务。但截至2021年9月30日,2021年第三季度全国旅行社总数为42152家,相比2019年的38943家和2020年的40682家不减反增,说明市场对旅行社的需求依然强劲。


       凯撒和众信6月披露的“联姻”一度引发行业热烈的关注和讨论,但12月6日凯撒旅业的一则公告宣布此次筹备许久的交易告吹。业内普遍认为,二者亏损的扩大、资产负债率飙升和国内市场的波动,是合并终止的主要原因。


       而故事没有就此结束,不到两周之后,众信旅游宣布,阿里网络拟以2.42亿元的总价,受让众信旅游6.04%的股份,阿里网络成为众信旅游第二大股东。值得注意的是,阿里网络是由浙江阿里旅行投资有限公司与众信于2020年11月份合资成立的。


       而一个月前,杭州阿信乐游旅行社有限公司成立,经营范围包含:互联网销售、酒店管理、露营地服务、旅客票务代理等。企查查数据显示,该公司的大股东为浙江阿里旅行投资有限公司。也就是说,阿里正在推进布局各种旅行社业务,为其未来深入旅游市场提前部署。


       虽然众信在短期内面临挫折,但从长远来看,阿里看好旅游业的发展,重视众信的品牌价值,尤其是众信在出境游方面丰富的操作经验和资源。再加上近日众信旅游转让1.8亿元股权保壳,也让人们看到了其自救的决心。在旅行社行业整体下行的现阶段,这也算是一个令人慰藉的信号了。


红线与投资


       2021年,巨无霸海航集团破产重组的进程,从1月底“官宣”,到12月初的公告称航空主业的经营管理实际控制权利已经正式移交方大集团,经历了近一年的时间。此后,*ST海航控股股东也变更为方大航空,方威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


       激进的发展模式早已让海航集团不得不负重前行,疫情的反复让海航没能顽强到最后。从1000万起家到万亿资产的航空巨头,如今却难以挣脱债务的困局,不免让人唏嘘。


       海航集团的崩塌也给所有企业上了一课,企业做大做强的同时还要稳稳当当,绝非易事。


       和海航面对类似难题的,还有很多房地产企业。中央三条红线政策,直接冲击了过去房地产企业赖以生存的“高杠杆、高负债、高周转”模式,来挤压房地产行业的巨大泡沫,也导致其产业链上下游的很多产业都出现有史以来的最大危机。


       众所周知,恒大因2.6亿美元海外债到期,无法偿还,已决定躺平,引起了监管部门高度重视,等待债务重组。而恒大蓝图中的多家恒大童世界,很多本应在2020和2021年开业,至今均未开业,未来的命运也就此成了未知数。




       面对前车之鉴和美元债压顶,一些房企一改往日的态度,开始重新考虑对于文旅项目的布局。与此同时,今年以来,碧桂园、万科、融创、金茂、绿地等房企在酒店板块均有所动作,开始深耕运营和管理。


       以加速构建酒店板块自营竞争力的融创为例,2021年3月,融创与华住集团宣布成立合资公司永乐华住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0%,完成了自营平台的搭建。9月,融创与万达集团提前解除21家酒店管理协议,随后将该21家酒店与哈尔滨融创万达嘉华酒店均授权至永乐华住进行管理。二者携手发力高端市场的意图,已十分明显。


       酒店作为房企多元业务拓展的热门领域,在前期探索和经验积累之下,或成为一些房企接下来重点发力赛道。而房企若想在酒店行业可持续发展,必须学会控制潜在风险、积极应对市场变化、创新盈利模式、提升专业能力,并打造差异化的特色经营。


新兴力量与文旅融合


       疫情给文旅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损失,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着人们重新审视旅游业的价值,挖掘中国旅游业发展结构性潜力,加速了旅游需求提档升级。后疫情时代,客流向康养、自驾、周边游、度假休闲、运动健身等领域分流,旅游企业的数字化能力也越来越高。


       一方面,“外来竞争者”北京环球影城的开业给行业注入“强心剂”,玲娜贝儿的大火展示出迪士尼的“IP”营销能力,让国内的经营者们再次思考景区和乐园的经营管理模式和逻辑。


       另一方面,国潮风进军旅游业,通过将汉服与景区结合、打造迎合年轻人的“国潮风”酒店等方式,将传统文化基因注入文旅体验中。借助疫情期间周边游、国内游的新趋势,西安大唐不夜城、北京古北水镇等文化景点也成了新兴网红目的地。




       在当下,目的地营销的概念早已极大地扩展开来,互联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变得至关重要。一句话、一个人、一首歌、一个视频,都能引爆热点,就像丁真之于理塘,《漠河舞厅》之于漠河。诚然,不是每一次“爆红”都能被事先预料,但是恰到好处的营销方式对文旅的巨大引流作用已毋庸置疑。


       在肉眼可见的未来,疫情或将与人类长期共存,后疫情时代的主要任务便是疫情防控常态化。学会与疫情共存,不仅是文旅行业的选择,更是生存之道。而文旅融合,正是对抗危机的重要方式。从资源整合到企业转型,从产品融合到市场融合,文旅行业的健康发展使市场越来越细分和丰富多彩,只要盯紧市场,不断推陈出新,就一定能走出逆境。





上一条:成为防疫酒店会怎么样?
下一条:经营一家隔离酒店,是什么体验?
请您留言
  • 姓名 *
  • 电话 *
  • 地址 *
  • 邮箱 *
  •